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

關於部落格
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,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讓妳瞭解-小巴(Mr.8)在酒店的一切。※0918-506-505※即時通:a82522451※Skype:a0918883838@hotmail.com※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。
  • 13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幻滅瞭的情感   在我年輕的時候,曾經談過一次戀愛———就是糊裡糊塗地被人疼愛,六年。   那時的我總是處在一種有所期待

你就會成為一個受社會大眾歡迎的人。傳播
幻滅瞭的情感
  在我年輕的時候,曾經談過一次戀愛———就是糊裡糊塗地被人疼愛,六年。
  那時的我總是處在一種有所期待的狀態,總是調用一個小女人所有的浪漫氣質,幻想有一天能夠發生點什麼。然而,我幻想的對象不是他。他對我很好,我就由著性子鬧騰,老是有事沒事地找他茬兒。後來有一天,他就消失瞭,沒有理由,也沒有解釋。那時我真是有些沒心沒肺的,覺得這樣挺好,反正我們都不是對方想要的人。可是,我想要個什麼樣的人兒呢?我也不知道。
 
 大學畢業後,我找到瞭一份很清閑的工作,在一傢雜志社做平面設計,劉強是我的部門主任。
  在新同事歡迎會上,他端著一杯紅酒,慢慢踱到我的面前,點瞭幾樣酒店裡最特的小點心,然後貼心地問著:“你這麼瘦,應該多吃些甜點。”
  心,一下子就柔軟地疼瞭起來。
  然後,順理成章的,他帶我看電影,送我,開車的時候把手放在我的手上。
  一下子愛上劉強。
  直到有一天下午,我和表妹一起逛商場,結果碰到劉強和一個女人:那個女人在前面甩著手,輕裝前進,他則拎著大包小包在後面緊跟慢跟,小心應付著前面那個女人不時回過頭來的吩咐,整一個跟班兒。那一刻,我的心酸到瞭想流淚,但絕不因為他是個已婚男人,隻是突然間所有的好感全部破滅。男人活到這份上,很容易便讓人對他沒有瞭幻想。
  “當然愛,愛死。”劉強把我抱到他懷裡。
  “那你可會珍惜我?”我又問。
  “我可為你死為你活。”劉強使勁捏瞭捏我的腰。
  我捂瞭他的嘴,說:“那你���瞭我。”
  這句話說出來,我知道我其實並不確定要跟這個男人有個未來,可是,我還是俗瞭起來,想從這個男人口裡聽到一些永遠。
  劉強放瞭我,默默轉過身,給瞭我回答:“不行。”
  我的心一片兩片地碎著。然後,我笑瞭,說:“想什麼呢?誰會嫁你!瞧你的樣子,你以為我會愛上你嗎?”
  轉身離去。
  我想如果劉強猶豫幾分鐘,或是左右為難一下,我都會繼續留在他身邊的,可是,不過三秒,他便給瞭我答案。雖然瞬間分清瞭愛與戲的分別,可是,心裡還是覺得空落落的。
  就這樣心若止水
  感情的傷痛漸漸修復之後,我開始忘掉過去,換瞭一份全新的工作,並努力工作。
  可是,因為年齡越來越大,我漸漸感到瞭壓力。周圍的親戚朋友對我異乎尋常地熱心,總是張羅著要給我介紹對象,可他們不知道,他們的這種關懷隻會讓我覺得很難受。最讓我受不瞭的是我的父母。他們都是60多歲的人瞭,我是他們的獨生女,有一次,母親對我說:“我現在最怕去參加親戚的婚禮,別人總問起什麼時候能吃你女兒的喜酒,我和你爸都不知道怎麼回答。”說得我眼淚都快掉出來瞭。在傢裡是住不下去瞭,我決定自己買一套房子。雖然父母有一百個不願意,但他們知道拗不過我,最終同意我搬瞭出去。可說實在的,每次收到朋友的結婚喜帖,看到他們一臉幸福的婚紗照,我也很羨慕,也很想有個人能聽我訴說委屈的事,和我分享快樂和痛苦。
  我決定自己找一個,可問題又來瞭,我遇上的男孩子,好的幾乎都有瞭女朋友,不好的我又看不上。我還遇到過一個公司老板,要給我買車買房,當然條件隻有一個:做他的情人。這種事情我當然不幹,我自己不缺錢花,我也不會因為錢而把自己出賣掉。越是這樣,我越覺得自己就像被人困在鐵圈裡,必須永遠不停地轉動,想喘息一下都不可能,又怎麼能隨便找個男人湊合著過日子呢?
  直到29歲那年,我終於遇到一個還算可心的男人,打心眼裡願意和他一起走入婚姻。
  說也奇怪,當你決定走入婚姻時,你會突然發現,你周圍好像所有的朋友都結瞭婚,她們談論最多的話題不是孩子的教育,就是先生的事業。好像婚姻是一座藩籬,走進去,就會讓女人變成一個失去自我的行星。她們的生活軌跡隻能圍繞著先生和孩子轉,周而復始,單調而乏味。
  當時,我還有個很談得來的女朋友,孤身一個人分到瞭海南,所以,很渴望傢的溫暖。結果工作沒多久,經同事撮合,就和單位裡一個男同事結瞭婚,但因為彼此間還不太瞭解,結婚6年,關系始終不溫不火,後來,她終於沒有忍受住,離瞭婚。聽到她離婚的消息,我飛去海南看她,曾經一個多麼愛說愛笑的女孩,隻不過6年的光陰,竟然變得如此沉默寡言。
  她對我說,為出嫁而出嫁的這種傻事,以後堅決不會再做,一個人再寂寞,再孤獨,也不至於把自己一生的幸福給賭進去。
  回到,我感觸頗深。突然對自己的決定產生懷疑,我無法想像婚姻的諸多樂趣,但是霧裡看花,已經讓我對它的乏味望而卻步瞭。
  情感無須通行證
  也許是失敗的戀愛,也許是現代社會裡太容易迷失的感情,我開始有些不相信愛情瞭。既然已經不相信愛情,既然一個人也過得挺好,那就這樣過下去吧。那段時間,我努力調整好自己的心態。周末也和二十出頭的小妹妹一起瘋,依舊紮著馬尾,衣著光鮮,皮膚保養得當,惹來很多躁動的目光。
  有一天,我看到一篇文章,說的是一個獨身女人的花樣年華,裡面有這樣一段話:“她換過很多工作,也有過很多場無關痛癢的戀愛。年輕時候有一個好端端的未婚夫站在面前,她卻怎麼也想不出結婚的理由,怎麼看都覺得自己不像他的那根肋骨。於是她就一直一個人走到今天,卻故意將自己的心遺忘在十年前的時間隧道裡,在那裡等待激情。她就像一隻夏日裡的貓,永遠在尋找最愜意的隱蔽處,每一次都睡得不夠舒坦,所以總是起身四下觀望。事實上她是不知道自己要什麼,如果伊甸園太大,那個所謂的亞當迷瞭路,她是否還要拒絕充當另一個人的肋骨?”
  看到這裡,我突然淚流滿面,十年是怎樣的一根線,居然可以盤成一團,僅僅當作朱砂痣一顆,還未必長在臉上。我開始為我的青春憤憤不平。
  可是,我其實根本也不知道自己要什麼,勇敢地做一名獨身女人,放肆地生活,如她;還是早為人婦,任容顏蒼老,如周遭的人群?人生真是一道難題。
  再次重讀那篇文章,我決定還是要找個男人,哪怕不是自己的肋骨。正在這時,我便真的碰到一個男人。對方各方面素質都不錯,外企的翻譯。我們相處很愉快,可我總覺得他有所保留,不夠投入,對我更多隻是一種欣賞的態度。
  “為什麼不結婚?”長我三歲的他,問我這樣一句話。
  “沒有碰到雙方都覺得合適的人。”我回答。
  “結婚是一件很棘手的事。我一直認為,女人一旦結瞭婚,就不再擁有獨立的自己,再加上一個孩子,那她很難從妻子和母親的角色裡再分身出來,分出來也是勉為其難,不如全心全意做妻子和母親。對於男人,同樣道理。而我,不願意。我想擁有一個完整的自己,活出自我的精彩。所以,我不想選擇婚姻。可以說,我是一個信奉獨身主義的人,但我不排斥愛情,女人和男人都應該有愛情的。可以選擇同居,合則聚,不合則分,互相欣賞就好。這樣自由度大多瞭。”他說。
  於是,理智的我們,決定搬到一起。
  如今,我們已經同居近兩年。每天早上我們各自去上班,晚上如果不加班的話就一起吃晚飯,和一般的夫妻沒什麼區別。
  我們沒有考慮過結婚,結婚領證不過也就是一個形式,重要的是兩個人能不能融洽相處,我們都覺得這樣同居挺好的。我們都給對方足夠的空間,不會追著對方問什麼時候回傢,和誰在一起,如果願意,基本和單身的時候一樣自由。
  有的時候,我們也像兩個孩子,放任彼此也放任自己,有時深更半夜喝啤酒,有時他摟著我去迪吧抽煙跳舞,有時我坐在他腿上陪他打通宵的聯網遊戲……有時,我們忙得焦頭爛額,幾個星期都見不著;有時,我們隻與自己的朋友在一起。
  後來我便想清楚瞭,其實,我一直渴望的都是這樣的自由,卻又不乏愛情的滋潤。雖然我不知道這樣的日子是否永久,但我知道,這是我現在想要的生活,也許我想要的那個肋骨不過就是如此。
 
禮服不要找一個沒有安全感的人過日子他們一直在排查可能的不幸,和焦慮未來的災難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